第474章

何翠花叹了口气,道:“好吧……大壮,以后咱们怎么办,花摊肯定是干不了了。”语气里尽是无奈跟无助。
三个小家伙闻言马上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全都看向林昆,在澄澄的心目中,爸爸是超人爸爸,在孙洋和苏有朋的心目中,林昆则是超人叔叔,他们对超人爸爸、超人叔叔那是绝对的崇拜仰慕,所以林昆一开口,三个小家伙马上便认真了起来。
这样的夜晚,失眠的不光他一个人,林昆躺在床上也失眠了,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时不时的颤抖一下,心里翻涌着各种说不出的感觉,枕边的儿子突然在梦里呢喃了一句:“爸爸,妈妈……抱抱……”她将思绪从没有尽头的心事里抽离出来,轻轻的把儿子抱在了怀里。
小楚澄搂着林昆的脖子,脸蛋贴在妈妈的脸上磨蹭着,“妈妈,我今天考100分了,还和苏有朋交朋友了。”
再看章小雅,白皙漂亮的脸蛋青春气息十足,怎么看最多也就二十岁,这么年轻孩子就上学了,那她岂不是十五六岁就得把孩子生出来了?
“不是问你这个,你真成了百凤门的二老板?”林昆目光中闪烁着疑惑,同时又隐隐的错愕,百凤门作为中港市南城区出名的舞厅,她是有所耳闻的,之前也曾到那里去喝过酒,林昆一下子成了百凤门的二老板,确实值得错愕。
还是上次那间审讯室,林昆和澄澄坐在里面,两个民警守在门口,董海涛特意吩咐过,这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得等他亲自过来审,过了大概十分钟,董海涛才推门进来,身后跟着一个长相标致身材凹凸的女警。
“儿子,你觉得孙大大怎么样?”林昆笑着问,他这么问不是想要从澄澄的口中得到什么实质性的答案,而是有意培养澄澄去思考人性格。
除此之外,还有庞大的阵法环绕,此刻只是常规的开启,没有运转到最大程度,可就算是这样,也都使得此城散出惊人的威压,笼罩八方。
众男们脸上的表情马上颓丧下来,明摆着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没了,搁谁谁心里都会失落,其中有人不满的挥着胳膊说了一声:“切,没事你喊那么大声干嘛!”
林昆此时在心里暗暗的想着,待会儿一定要叮嘱儿子,不能让他把自己给林昆人工呼吸的事儿说出来,否则自己以后还怎么面对这臭流氓!
那车牌挂着的是沈城军区的牌照,而且是第36号牌,要说普通的老百姓可能不认得这车牌,但大老王爱好广泛,他还是个军迷,所以一眼就认出了这牌照的不一般,另外作为他的几个手下,林昆的那几个同事也都耳濡目染的知道一些军方的概念,几个人看向林昆的目光马上变的敬重起来,方才那股暗暗鄙夷瞧不起的意味,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要知道能挂沈城军区第36号车牌的,至少也是个正团级别的。
“你给我闭嘴!”沈曼差点没气晕过去,怒吼一声,挥着巴掌就朝林昆打了过来,她看起来身姿曼妙杨柳细腰的,却是个实打实的跆拳道高手,这一巴掌快、准、稳、狠,虚影一闪就来到了林昆的耳畔,平常人根本躲不过。
百凤门三楼的大办公室里,蒋叶丽站在窗前,看着楼下阿虎领着一群人上了面包车,阿东从外面敲门进来,站在她的身后问道:“丽姐,你真打算摆擂台?”
虽然内心不甘、无奈,但孙志表现的还是很乐观,他这次陪儿子出来游玩为的是开心,要是让生活中的事情影响到了这次出行的心情,就不应该了。
林昆本打算直接杀回漠北的军区驻地,给那该死的老胡点颜色瞧瞧,诓他堂堂的兵王来中港市当保安,这口气无论如何也得给出了,在去火车站的路上,他甚至已经在脑子里放演了无数遍老胡的那栋红砖小二楼被炸飞的场景,老胡珍藏的那些上等古巴雪茄在熊熊的C4炸药火焰中燃烧的噼里啪啦的,升腾起的浓烟尤如狼烟一般蹿入漠北广袤的天空……真过瘾!
美娇娃咯咯笑起来,银铃般娇笑好似有吞噬男人的魔力,王宪一阵面红耳赤,竟不敢抬头看。“姐夫,你好啊!”直到有些陌生的男声入耳,王宪一呆,却见到美娇娃身后,走进院中的却是陆宁那小农蛮,不过这小蛮子也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套锦服,穿起来似模似样的,倒真像哪里来的俊美少年贵公子一般。
天火酒吧的大门口,最后的一波客人撑开了雨伞,带着几分酒气进入了雨幕里,嘴里头发着牢骚,这什么鬼天气,怎么说下雨就下雨,三三两两结伴地钻进了车里,却还要骂一句贼老天。
冯佳明捂着脸,表情木然悲伤,他眼神复杂的看着冯远志,这个十八年未曾打过他一下的父亲,心里的委屈顿时尤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汹涌而出。
李氏突然,便又心疼起儿子来,心说你发如此毒誓做甚?除了恩人主母,其他婢女,你便是送人陪侍又有何不可?官场上,好像这也是行走之道。
冯佳慧笑着说:“你那就叫冰清!”韩心马上笑着说:“那你那就叫玉洁!”两人同时咯咯的笑了起来,这时他们走到了桥头的另一边,桥下是一条贯穿整个小镇的河流,韩心拿着相机对着小河喀嚓喀嚓的连拍了几张照片,然后突然把相机对准冯佳慧,喀嚓的一张照片留下,然后举着相机对冯佳慧说:“你看过来看看,看看镜头里的这姑娘多漂亮!”